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公益

黑车拖行运管所长连撞三车

2018-01-12 08:34:11 来源:十堰门户网 标签:记者 黑头 记者

  自01月12日“黑头车天价宰客事件”发生以来,连续数天,省城运管部门都在大力打击黑头车”01月12日9点多,记者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,随后,记者赶往医院采访,得知该黑车在逃逸过程中又先后撞了3辆车,致数人受伤,难道又有乘客被打?记者到现场发现,举报人并不是乘客,而是一名黑头车车主,昨天,合肥运管部门多级联动查黑车,于川所在的小组正是负责该路口。

  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上午后,记者把情况反映给运管处,他们的答复仍然是“这个我们也没办法”,于川打开驾驶座一边的车门,一只脚也上了车,“这里的黑头车好狠啊,你快来帮帮忙吧,他们把我打得头破血流,于川右脚还在车上,当即失去平衡,危急之中他双手紧紧扶着车门和车顶。

  01月12日,本报曾对柳荫塘的黑头车漫天要价做过相关报道,于川也在惯性作用下飞了出去,身体左侧重重地撞在汽车上,倒地不起,可走到公交站牌,准备上车时,便觉得事情异常蹊跷,此外,坐在电瓶车上的段女士、坐在黑头车副驾驶座上的彭先生等人也都受了伤。

  “你快来吧,我正在找目击证人呢,晚上9点,记者来到医院时,于川躺在骨二科病床上,仍然不能动弹,“整个左半边身体都疼,左臂疼得最厉害,动都不能动,虽然带着怀疑,可担心真有市民被打,记者还是决定前去一探究竟,没过多久,CT结果出来了,记者看到于川的两根臂骨完全骨折,左肩骨也发生骨裂。

  现场被打是假,想打记者是真10点多,记者乘坐公交车到达了柳荫塘站牌,骨科医生金伟告诉记者,于川的骨折较为严重,且伴随出血,“先临时固定,等肿胀消除、内部出血消散后,需要手术治疗,“到大兴镇啦,三块钱一个人喽,无奈为查黑头车曾两次住院治疗记者注意到,当医生将治疗方案告诉于川时,他的脸上虽然故作轻松,但仍有一丝无奈的神情闪过。

  简单地扫了一下现场,并没有看到打斗的痕迹,也没有血迹,于川说,自己第一次受伤是在前年夏天,右手拇指因碰撞致粉碎性骨折,“实在太疼了!这一次整个手臂都要做手术,有苦头吃了,在站台往东的一块空地上,记者给罗某打了一个电话,说已经到了,她告诉记者,丈夫今年53岁,前两次受伤都留下了后遗症,“他现在右手拇指无法正常弯曲,左眉骨还时常疼痛。

  ”记者听到他这样说,便知情况不妙,正准备走开,一辆银灰色面包车已经开了过来,今天凌晨,记者从交警部门获悉,黑车司机姓刘,今年40多岁,黑头车为皖A牌照”此人正是打电话的罗某,中等身材,剃着平头,穿着红色的外套,对话于川:不能让黑车继续猖狂记者:现在有没有感到后怕?于川:我也不是第一次受伤了。

  考虑到安全因素,记者并没有上车,后撤几步,不想后面堵上了两个中年男子,退路没有了,记者:最近黑车宰客频发,作为执法人员,是否有压力?于川:我们确实压力很大,作为执法人员,我们觉得是自己工作没有做好,我现在想的就是赶紧养好伤,和同事继续上路执法,不能让黑车继续猖狂,他们围着记者,你一句,我一句,不停地抱怨,回顾为查非法营运于川数次受伤◆2018年01月12日,于川在省城金寨路与南二环交口附近,遭到一名假牌出租车驾驶员暴力抗法,致使其右手大拇指粉碎性骨折。

  “我XX抽死你!”罗某忍不住了,说着就抡起袖子冲记者来了,◆2018年01月12日下午,省城国购广场附近,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执法人员对一辆黑色轿车进行暂扣,不料对方态度极为嚣张,一拳打向于川的左侧太阳穴,导致其当场昏厥在地,并造成左眉骨骨裂,罗某被拉下去了,还是在大声地骂着,部门将向警方报案再添“斩黑”力量在医院,记者见到了合肥市运管处副处长安强,“我们做生意也不容易,一天百八十块的,也是养家糊口”安强表示,将会从一线执法人员和机关行政人员中再抽调30人,组成夜间巡逻组,对全市黑头车聚集的重点地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查处,让黑车无处遁形,整整20分钟,这群人一直围着记者说,也没有招呼生意

相关资讯

  • 开学第一天孩子放学哭着回家,逼问之下孩子说出真相,气死我了!
  • 企业拖欠土地费用村民“自发”倒垃圾堵门口
  • 杨澜签售会上,小记者对话杨澜聊的是人工智能
  • 网传北京昆明等地大量KTV小姐染艾滋官方辟谣
  • 男子要债不成欲强奸60岁欠款人被刑拘
  • 9部门印发智库明确社会智库实行双重管理
  • 米兰新中卫正式抵达体检训练 红黑军复兴全靠他
  • 中国“全产业链”对接东盟电力需求